紅木市場一天一個價,大紅酸枝漲幅或超100%

2018-02-04 09:08:43 紅木家具廠


紅酸枝(交趾黃檀)由於資源無多,價格一直堅挺。


紅木家具


國內紅木原材料普遍瘋漲50%以上


2016年至今,紅木原料的價格卻已經接近翻倍。


紅酸枝兩個月漲價40%,全年漲價近100%;緬甸花梨10天漲價25%,全年漲幅高達70%;巴裏黃檀漲幅達50%;非洲花梨原材料漲幅全年漲價近100%……


與此同時,國內原木價格上漲,產品價格漲幅3%—10%,在企業規定時間內未付清全款的,重新下單均按照調整後的價格執行。


非洲花梨:原材料每噸約2500元,現在5000元左右,漲幅接近100%。花枝(巴裏黃檀)大料4.5萬元/噸,現約8萬元/噸,普通料3萬元每噸,現在是4.5萬元/噸左右,漲了近50%。


緬甸花梨:小料已從1萬元漲到現在1.5萬元至1.7萬元,較大規格料已從年初1.8萬元漲到約3萬元左右,漲幅達60%至70%。


大紅酸枝:普通用材約19萬元一噸,現在已突破30萬元。好料25萬元以上每噸,現在已經超過40萬元,平均漲幅40%。 而直徑40cm以上的大紅酸枝原材價格漲幅已接近100%。


紅木家具


五大誘因讓紅木“暖冬”冷不下來


1、有貨難入市,進貨成本激增。


原產地國老撾、越南、緬甸等產地國今年以來的出口政策以及對私自亂采伐的處罰程度,包括判刑等越來越重。目前不是沒有紅木原材,而是許多木材沒有CITES進出口許可證進不來。最近,有位同行在老撾買了300萬花梨木原材料,最後出不了關,原因是產地國不讓出口原材料。


紅木家具


2、紅木市場一天一價,沒有猶豫的時間。


在很多大型的木材交易市場,即便支付了定金,等過幾天去提貨時,遇到木材商反悔的事情也屢有發生。所有的原材幾乎一天一價,喊漲不斷。在這種情況下,大部分有意向的進貨商家就直接買走了,從而造成“搶購潮”的現象。


紅木家具


3、紅木搶購潮,不買就落後。


這裏的“落後”不是指麵子,而是生意。就像商家自己所說的那樣:“CITES會議之後,家具的訂單開始多了起來。現在競爭這麽激烈,不停產就需要高價買料,要不然隻能明年再生產,到時候客人早走了,黃花菜都涼了。”於是,即便是再理性的商家,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往上衝,為紅木熱“添一把火”。


紅木家具

4、進更多的紅木,為精細化發展囤貨。


紅木樹種被限製進出口隻是催生紅木市場價格的原因之一,而高昂的成本讓不少製作廠家不肯輕易將手中的原材料製成產品。今後,紅木產品可能會向更精細化發展,工藝更精致、品位更高端的方向發展,而這一切的前提都是必須有充足的貨源供應。


紅木家具

5、各紅木原產囯的森林禁伐令絡繹不絕推出。


由於國內紅木家具的原材料主要來自東盟國家,原料進口量的大幅減少,直接推動了紅木製品價格攀升。根據紅木家具協會提供數據顯示,目前市場上直徑20公分,長度兩米、實心度高的紅酸枝原木售價為每噸30萬。隨著 東盟各國原木禁令的相繼頒布,中國國內市場的其他紅木材料也相繼出現上漲。


紅木家具


紅木“漲價潮”背後的思考


事實上,紅木原材的漲價遠遠不是电影天堂所看到的那麽簡單。电影天堂單單看到紅木市場漲價潮的火爆,卻忽視了背後被“淘汰”的更多商家。


紅木市場的暖冬,是資源的競爭,是財力的競爭,更是極致匠心的競爭。能夠留存到今年、明年,甚至五年十年後的紅木企業,必定有其內在的“精、氣、神”。這或許正是电影天堂即便經曆一百個“CITES紅木禁令”、抑或是一百次漲價潮,都能逆流而上的“紅木人精神”吧!

(电影天堂紅木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