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扶搖直上的大紅酸枝,越來越稀少了!

2018-03-16 09:03:32 紅木家具廠


今年,關於大紅酸枝漲價增值的消息鋪天蓋地而來,而市場的走向,也證實了大紅酸枝扶搖而上,越來越逼近紫檀海黃。


大紅酸枝在紅木市場的使用由來已久,在古代,大紅酸枝與小葉紫檀、黃花梨並列宮廷禦用"三大貢木",是亙古的原材之一,由於古色質感,頗受大眾喜歡。


紅木家具

紅木家具


大紅酸枝在幾百年中,都算得上是不溫不火,沒有很大的起伏,但卻最廣為人知,一提及紅木,首印入腦海就是酸枝的棗紅色。紅酸枝就猶如是紅木的代名詞,在很多方麵,它比海黃和紫檀更被大眾所知,受眾範圍更廣。


紅木家具


紫檀海黃名貴,購買群體相對較少,花梨木量不及酸枝的多,小葉紫檀日漸稀缺,黃花梨目前又是有價無市。大紅酸枝性價比高這個顯著優勢,在材料稀缺的當下,可能也要慢慢變得不那麽顯著了……


紅木家具


從黃花梨到紅酸枝,紅木資源的枯竭,比电影天堂的想象,來得更快。


隨著老撾、緬甸、越南、泰國及東南亞等傳統的紅木來源地"截斷"了大紅酸枝的出口,而國內眾多家高檔仿古家具企業中,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企業對大紅酸枝木材有需求,現在沒了原材料來源,資源告急,所以如今大紅酸枝的供應量很難滿足市場需求,導致大紅酸枝現在每噸的價格最高已達百萬元。


大紅酸枝的小料、次料每噸價格5萬至7萬元。中料每噸價格8萬至15萬元,口徑20厘米的好料每噸價格在20萬至30萬元,口徑在20厘米至30厘米的上等好料每噸價格在40萬至60萬元之間,還有些板料按其寬厚論塊賣,折合下來每噸100萬元。


紅木家具


相關資料顯示,大紅酸枝的存世量已經不到6%,按目前的采伐速度,再過3年左右,大紅酸枝就將無材可用。


紅木家具


7年來,大紅酸枝大料幾近於無!


進少用多,使得大紅酸枝的存量越來越少,逐步邁入奢侈品行列。2013年以前,市麵上的大紅酸枝材料充足,直徑在50厘米的大料很多。短短四年不到,如今大紅酸枝是大料、好料難尋,目前市場上大部分大紅酸枝原材直徑均在10厘米以下,而且大多彎曲不直,奇形怪狀,可用於家具製造的料少之又少。


紅木家具

紅木家具


“瘋狂的木頭”搶購狂潮,在浙江東陽、福建仙遊、廣東中山等地不停的上演,而在深圳,大紅酸枝原材料一度賣到斷貨。市場形成巨大缺口,使大紅酸枝原木價格再度上漲,甚至進入無序狀態,漫天要價。


紅木家具


進口渠道被封,紅木補貨艱難。


大紅酸枝家具曆史悠久,其“具溫潤、勻質地、聲舒暢、並剛柔、自約束”的特性,備受國人青睞。但是,由於耗材量過大,東南亞各國紅酸枝原材料已日趨枯竭。紅酸枝在泰國、越南已開發將盡,隻有老撾、柬埔寨交界處還有少部分交趾黃檀。


紅木家具


大紅酸枝無合法進口許可證。


2017年3月21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組織於在瑞士日內瓦發布第023號締約方通知(No.2017/023),應柬埔寨方麵要求,宣布來源這個國家的針對交趾黃檀CITES許可證全部被證實係偽造。


2017年3月29日至31日,第三屆打擊交趾黃檀非法伐木與貿易地區間對話會議在泰國春武裏和曼穀舉行。會議期間,柬埔寨立法執法部的塞薩帕·拉奧表示:“自從2013年泰國曼穀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第十六屆締約方大會(CITES CoP16),电影天堂從未簽發過任何允許交趾黃檀出口的許可證,但是很多這些珍貴木材被貼上來自越南的偽造證明書,從而得以進行‘合法’商業流通。”


紅木家具


中國人對木頭的研究超過西方任何一個國家。


曲線、弧線的設計背後都蘊藏著幾百年中國人對家具、對文化以及對人體構造的理解。隨著大紅酸枝原材的稀缺,大紅酸枝價格開始高漲。當电影天堂漫不經心開下一塊料時可曾想過,這,也許就是最後一塊了。且用且珍惜吧!

(电影天堂紅木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