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梨時代,從輝煌到謝幕

2018-04-12 08:57:29 東陽紅木家具廠


近幾年來,紅木收藏一路走紅,價格更是不斷翻倍增長。其中,漲勢最火熱的莫過於黃花梨了。


今年10月2日,在嘉德2017秋季五周年慶典拍賣會上,一張“明 黃花梨無束腰馬蹄腿獨板圍子羅漢床”拍出了3435萬港幣(約合人民幣2851萬元),讓很多人驚為天價!

黃花梨家具

▲明 黃花梨無束腰馬蹄腿獨板圍子羅漢床

然而,它並不是今年最貴的床,最貴的床是今年7月9日北京印千山2017春拍:“潛龍邸—明清家具”拍出的“明 福山壽海天地同春月洞式門罩黃花梨架子床”,成交價高達5290萬人民幣

黃花梨架子床

▲ 明 福山壽海天地同春月洞式門罩黃花梨架子床

黃花梨木床

這張明代黃花梨架子床,其全部的結構組件均可手工拆解,而且重新攢組之後紋絲不晃,足以表明此件傳世家具榫接精密、工藝上乘。

紅木家具

樸素的明式家具處處洋溢著儒家的儀製與風範,电影天堂以中華傳統美學的觀點審視這張絕無僅有的月洞式門罩架子床,一種強烈的陰陽、方圓、虛實的對比之趣油然而生。

紅木家具

通體的雕飾完美的呈現了“本固枝榮、福壽延綿”的寓意。“蒼龍教子、鸞鳳呈祥”等圖案,是古人婚嫁時表達喜慶、望子成才、夫婦恩愛的傳統裝飾語匯,它們鹹集一堂,明確無誤地詮釋了這件架子床的具體用途。

紅木家具

相對常見的四柱、六柱架子床,而本例月洞門式的造型則是更為別開生麵的一款。正看方中有圓,無疑是借鑒了江南庭院中的同款門式,非常直接的表達了設計者對“曲圓”審美的追求。

紅木家具

在裝飾設計和雕刻手法上,也是傳世明代黃花梨家具中圖案最為豐沛飽滿的範例。牙板、束腰、腿足、四麵圍子的底側雕飾密不透風,這無疑是巨大的勞動量和極大花費的結果。

紅木家具

事實上,不僅黃花梨的老家具屢出天價,黃花梨原料也早已貴的讓人瞠目結舌:2017年3月25日早晨,越南一株樹齡約200年的大型黃花梨樹被砍伐並出售。此次黃花梨樹的最終成交價格為245億越南盾,另外附加了社區建設費15億越南盾,因此總額達到260億越南盾(約合人民幣791萬元)。

紅木家具

為什麽黃花梨不管是原料還是成品,都如此受追捧呢?


黃花梨,學名降香黃檀,又稱海南黃檀木、海南黃花梨木。是中國古代四大名木之一,它木性穩定,不管寒暑都不變形、不開裂、不彎曲,有韌性,適合作各種異形家具。

紅木家具

回顧紅木發展曆史,王世襄曾在《明式家具研究》一書指出:中國好的明式家具都是使用海南黃花梨製作。黃花梨肌理細膩程度,在其他木材中很難找到能與之相比的,不用上漆、著色,用砂紙和蠟稍加打磨就光可鑒人。它的光滑溫潤,代表了中國文化的一種追求自然的境界,那種美感,那種天然合一,給人無窮想象。 

紅木家具

明代黃花梨交椅

成交價:RMB 69,440,000

拍賣日期:2010-12-12南京正大 

 

今天,野生海黃幾乎滅絕,电影天堂能看到的活樹大多是後期人工種植的,樹齡超過50年的種植樹也寥寥無幾。而從黃花梨家具、黃花梨工藝品到手串等都受到人們喜愛甚至癡迷,並且價格一天比一天高,所以從尋料農民到手串、雕件等加工者都想盡一切辦法尋找餘留下來的那麽一點點海黃!

紅木家具

2000年至今全海南島種植了幾十萬株黃花梨,可是等到這些樹木真正成材得要百年以上!如今的大料幾乎沒有了,現在能找到的不外乎一些隻能做手串、茶壺之類的小根料了。

紅木家具

霸王嶺一角

現在全島每天還都有一些原材料下山,因為有很多專門上山尋料的農民,他們的腳印布滿全島的大山。不過找到的都是一些非常小的工藝品料,大料(現在大幾十斤就能稱大料)幾乎為零,一般都是幾斤十幾二十斤的小料,很多海黃愛好者都很好奇,這些料都是在哪找的?

紅木家具

過去,砍的海黃都是從地表以上鋸掉的,樹墩樹根沒人要,於是大量樹墩、樹根一直被埋在土裏。但是70、80年代國內很多製藥廠收購海黃作為製藥原料(當時5毛一斤),這時候樹墩基本都被挖走了,留下的隻是難挖的樹根了,現在農民為了能找到這些樹根,每次上山都要邀上5-6個人結伴開著拖拉機跑幾十甚至上百公裏到山裏尋找,每次上山基本是3-4天,帶著簡單的生活用具紮營在山腳下。

紅木家具

早飯後從山腳下的營地出發,每個人拿著刀、鏟、鋤頭上山,往不同方向的山洞裏鑽,地毯式的搜索,隻要有坑的地方都要挖上一會,或者每走一小段路就要停下來掃一些爛樹枝來燒火,為什麽呢?

1. 因為這個坑可能是曾經的大樹被砍伐後留下來的,坑底下必有樹根。

2. 燒柴火坐聞其味,如有海黃的味道那麽說明此地曾經有海黃成長過(這也隻有黎族找料人才有的經驗)。

紅木家具

海南少數民族黎族尋料人的生活:

紅木家具

前幾年,海黃老根料容易找,霸王嶺,公愛,板橋,石碌,尖峰嶺,每天都有料挖出來。至今,當地還流傳著一個婦女打柴撿到三十多斤海黃小料發了小財的故事:

一個黎族阿妹在山腰下打柴時,無意中發現地上有一些很像花梨格(地方稱呼)的根料,好奇心的唆使下,她上前撿了起來,砍一刀拿起來聞,沒想到居然是塊海黃小根料(幾兩根料老板過來收也有幾百塊錢)。於是她在那一個地方地毯式的搜索,懷疑那個地方以前有過大棵花梨樹存在,刨開地麵上的泥土,將附近的植被翻了個底朝天。直到天快黑了,她找了一半蛇皮袋的小料,回到家稱有30多斤,發了筆小財。

紅木家具

當時黎族村民組團上山找料,天天都有人下山。有時收料人就在山腳下等著下山,一輛輛金鹿牌拖拉機,拉著一車車人回來。直到現在這這種場景已經不複存在,人們不斷的挖掘尋找,整片大山都找個遍。

紅木家具

經過這樣反反複複地搜索,現在,幾天下來兩手空空的也是家常便飯,這樣上山尋料確實非常不易,搜尋出的材料越來越少,現在基本搜刮殆盡。一次能找到幾斤小料的已經算是走運了,所以海黃那高高在上的價格不足為奇。(海南朋友每周到山裏等一兩次料,真心感受並非炒作。)

紅木家具

盛極而衰、否極泰來是世間事物成長發展的規律,21世紀初葉十年間,黃花梨演繹了同樣的故事:絢爛之極,歸於平淡,黃花梨資源被集中在短短的一段時間內迅速消耗。

紅木家具

十餘年的燦爛輝煌之後,由於資源的極端稀缺和成材周期漫長等客觀限製,黃花梨了正從一個產業的主角位置上悄然退後,輝煌謝幕。。。

(电影天堂紅木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